第二百一十四章【逗着玩儿】

  夫妻两个躺在小火炕上,手拉着手聊着天,也有可能是太疲惫了,所以王凯很快就睡了过去,而这一觉睡到了第2天大天亮连梦都没做,那叫一个舒坦。
  在王妙真伺候下穿好衣服,洗好脸来到餐厅吃早饭,顺便考一考自家两个儿子的学业,请问他们学到哪些字了?这些字会不会写?
  正在吃鸡蛋的时候,王信这小子匆匆忙忙从外面跑了进来,来到王凯的耳边说道。“老爷,琏二爷派兴儿给您下帖子了,说今天上午过来拜访你。”
  王凯一听到这话就明显的愣了一下,而边上的王妙真皱着眉头的说道。“王信,你是不是说错了?”
  王信一看到王妙真这么问,赶紧回答这说道。“二夫人,这您可就冤枉我了,请柬在此我哪敢说瞎话啊。”
  说着从怀里面掏出来了一张烫金的请柬,交给了王妙真,这丫头打开一看还真是,这真是贾琏下的帖子,说是中午的时候来府上拜访王凯。
  王妙真看完了之后,把帖子交给边上的花想容,皱着眉头的看着王凯说道。“老爷,琏二爷这是怎么了?以前他可不这样,突然这么正式的拜访你,怎么让我感觉到毛毛的。”
  边上的花想容也不由的担心说道。“老爷,妙真妹妹说的对,贾琏和王熙凤来咱们家向来就是硬闯的什么时候下过帖子?琏二爷这么做是不是有什么别的用意?”
  王凯不满的哼了一声,一边咬着鸡蛋一边说道。“有个屁用意,这小子就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他是什么货色我心里面明白的很,你们不用担心我来对付他。”
  小姐妹两个对视眼都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倒是把这件事放下了,可是王凯放不下呀。心里面在开始琢磨,贾琏为什么给自己下帖郑重其事的来自己家里拜访,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难道是自己赢了赌局,让他琏二爷下不来台了,找机会报复自己,一想到这王凯赶紧回过头来,看着边上站着的王信说的。
  “王信呀,你赶紧去把咱们家酒窖几道门给我锁好了,然后带上钥匙给我消失,不到晚上绝对不能回来。”
  王凯冷不丁来了这一句话,把现场的人给弄蒙了,听完王凯这么说之后所有人都憋不住笑,王凯这么做,这是拿贾琏当偷酒贼对付的。
  可是一想到荣国府琏二爷的做派和性格就感觉到情有可原,因为他琏二爷有偷酒的前科,这一点整个王家的所有人都清楚。
  王信一听到自家老爷这么吩咐,赶紧跑了出去,来到后边把酒窖的大门二门全锁好。然后和他哥哥往里打了声招呼,从后门跑出去,干嘛去了到茶馆去听书去了。
  好不容易吃完了早饭之后,孩子们到后院去上学了,两个媳妇儿呢收拾完毕之后,坐着马车到广恒泰去选料子做衣服,家里面就剩下王凯了。
  吃饱喝足之后,王凯就来到书房,坐在小火炕上盖着毯子,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不但一会儿就开始变得迷糊。
  睡得正香呢,就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王凯差点没下出一脑门子白毛啊,就看到贾琏笑眯眯的抱着个礼盒站在自己面前。
  “我说琏二哥人吓人,可是会吓死人的,你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我跟前,往这一站跟守灵似的,你是不是想吓死我才罢休啊?”
  贾琏一听到王凯这么说,弄得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凯哥此话怎讲啊?我不已经给你下过帖子了吗?说中午之前来府上拜访你怎么没收到啊?”
  王凯能说什么?赶紧让贾琏坐下,然后招呼人端茶送水,喝了两口茶之后,王凯这才用眼神睡了一下,贾琏放在小炕桌上的那个礼盒里面是什么东西。
  贾琏这小子呢呵呵一笑,就像献宝贝似的,一边打开盒子一边说道。
  “老弟呀,这一次你受伤,你二哥我是脱不开责任的。虽然你伤的不重,但是没有几个月是好不了的,这让二哥我心里面不得劲儿啊。”
  “这两天回家我翻箱倒柜的给你讨赠了不少好东西,都是最顶级的药材,有长成人形的高丽参。有重达半斤的长白山黑熊的熊胆,有1块2两上好的麝香,还有紫灵芝冬虫夏草。”
  说着贾琏打开礼盒,从里面拿出一样一样用小个头里和包装的这些顶级的重要的,每拿出一样来都打开王凯的眼前晃悠一下,让他看清楚盒子里面是什么东西。
  王凯表面嘻嘻哈哈的,但是眼睛可盯着这些东西,贾琏送来的这个礼盒里面的所有天然药材加在一起,一计算总价值绝对超过上千两白银,这对于贾琏来说已经是很大的投入。
  这些药材自己现在是用不上,但是这些药材可都是地道用,无论是经济价值还是医疗价值都很高,放在手上以备不时之需,那是最好的。
  可是这些东西出现在抠门的贾琏,这就有点耐人寻味,盒子里面的药材就这些,即使贾琏一样一样拿出来。
  10分钟之后也不得不坐在王凯的对面,两个人开始聊天,贾琏这小子开始东拉西扯聊了半天废话,弄得王凯烦不胜烦的时候,这小子这才咳嗽一声,直奔主题的问道。
  “凯哥,今天你连二哥我登门拜访,一是给你送药,希望你的伤早日康复,第2个是来求你了。”
  王凯赶紧摇头晃脑的说的。“别别别,我的琏二爷你别这么说,你一这么说我心里面没底,我感觉到害怕,有什么事您吩咐。”
  贾琏一看到王凯还在调侃,尴尬的笑了笑,这才说道。
  “看你说的,咱们是兄弟哥哥遇到难处了,来求到你这个兄弟的头上,难道你不帮忙啊?”
  “我说琏二爷,咱们有话直说,你别跟我绕弯弯好吗?”
  贾琏嘎嘎的咳嗽了一下,这才说道。“好,既然兄弟你这么爽快,那么琏二哥我也不拖拖拉拉的,我想要你那张白虎皮。”
  还没等王凯说什么呢,贾琏赶紧伸手阻止着说道。“凯哥,你听我把话说完,我知道那张白虎皮的珍贵,也是你用命换回来的。”
  “既然我想要,我绝对不能让你吃亏,我用同等价值的东西和你交换,你看怎么样?”
  王凯已经答应了,贾蓉把这张白虎皮交给他,让他贿赂带全那个老太监,给自己弄一身官皮,好跟他爹贾珍抗衡。
  王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一颗钉子一样钉在铁板上,你想拔都拔不下来,但是贾琏这小子居然张口想要换自己的那张白虎皮。
  而且还用同等价值的物品来交换,王凯就好奇了,你贾琏有什么样的宝贝能够比得了那张白虎皮呢。
  所以王凯并没有说出这张虎皮,自己给了贾蓉,反正自己闲着也难受,和贾琏慢慢的豆壳子逗着玩儿呗。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