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王大宝肯定犯傻了

  “张少。”
  陈文秀看到来人,柳眉一簇,要说这里整个地区她最讨厌的人是谁,恐怕就是这个张黑无疑了。
  此人恶名在外,不但恃强凌弱,还喜欢逼良为昌,尤其是每次见到她的时候,那对饿狼般的眼神让她感觉厌恶。
  但,再厌恶,她也得给对方面子。
  张家无论是财力还是势力都在她陈家之上,尤其是这个张黑,和附近很多地痞流氓勾肩搭背,她陈家想要好好做生意,这个人不能惹。
  “嗯,这么巧啊陈小姐,你和王少过来一起看杂耍?”
  “不错,过来看看。”
  “哈哈,我也是过来看看呢,一起吧。”说着,张黑朝王诚笑道:“王少,听说你和陈小姐马上成婚了呢,恭喜恭喜。”
  “客气了张少。”王诚反应平淡,对于这个人,王诚印象太深了。
  此人比他大几岁,早年他王家刚刚落寞之时,因为王平安着急用银子,问张家借了一些。
  之后他王家落寞,张家第一时间过来讨债,硬是被他们多要走了数百两银子。
  这帮人,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鬼!
  自己对他好脸色那才怪了。
  “哎,大宝啊,能娶到陈小姐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呢,想当初,我想要追都追不到呢。”
  “是么?”王诚平静道。
  “当然了,陈小姐比我家ji院里头牌都漂亮,谁不喜欢,是不是?”张黑笑嘻嘻的说着,引来他一群狐朋狗友哄笑。
  王诚脸色一冷,这家伙竟然把他未来的媳妇和小姐比。
  陈文秀也被气得酥胸起伏,拉着王诚说:“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别啊,刚刚王少你说这些把戏你也会,要不也表演一个,让大伙乐乐。”张黑一起哄,边上狐朋狗友都笑了起来。
  “是啊,王少,好久没见了,给我们乐乐呗。”
  “乐好了待会带你去ji院玩玩。”
  王诚很生气,不过也不好一脚踹过去打吧?虽然他打得过,但这是下策。
  所以他笑了笑说:“还别说,这吞剑我真会。”
  “切,那表演一个看看。”有人嘲笑。
  陈文秀不想惹这群人,毕竟人家人多势众,搞下去他们会吃大亏,于是拉着王诚想要走。
  但此刻王诚怎么会走?
  他淡淡道:“表演一个当然是没问题,不过就这么表演会不会太单调了?早就听闻张少赌技出众,那我们也来赌一把如何?”
  “哦?有点意思,说说看。”张黑笑道。
  “很简单,你让我表演一个吞剑看看,无非就是觉得我吹牛,是吧?那我就表演,来一个一千两银子的赌约。若是表演成功了,你给我一千两银子,若是我失败,我给你,怎样?”
  “哈哈哈,有点意思。”
  张黑嘴上一乐,但心中却是打嘀咕。
  这吞剑的把戏他以前也看过一次,当时就惊为天人,他想不通活生生的一个人,是怎么吞剑的?
  想来想去,他觉得可能是表演的人从小练习,才练出这个功夫。
  面前的王大宝,谁都知道他以前是个傻子,也就是前阵子听说他突然开窍,这样的人会吞剑?说他吞屎他信,吞剑百分百不行!
  可是王大宝这样子好像自信心挺高的…………
  这时候陈文秀没想到第一个急了,拉着王诚道:“你疯了,你和他赌这么大干嘛?”
  “嘿嘿,不就是吞剑嘛,我看那个姑娘都能吞,我肚子比她大,一定也能吞。”
  生怕张黑不答应,王诚再度恢复傻大粗形象,说着还擦了擦流下来的口水,笑嘻嘻说:“我肚子大,嘿嘿…………”
  见到王诚这形象,张黑其实还是有些怀疑的,怀疑王诚是不是故意的。
  可是当陈文秀一定要拉着王诚走的时候,张黑认为,王大宝肯定是又犯傻了,这时候有银子不赚王八蛋。
  “且慢。”张黑站出来说道:“陈小姐,大宝已经说和我赌了,我同意了,下面要是不赌,你们可要给我一千两银子。”
  “什么?”陈文秀面色一变,一千两对她来说也不少了。
  “废话,我说赌就肯定赌了,没问题。”王诚拍着胸脯,傻乐说道。
  陈文秀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王诚,她怎么都没想到,之前还一副聪明绝顶样子的王诚,此刻怎么换了个人似的。
  难道说,他脑子又傻了?
  小时候她就听说,有些傻子是间接性的,有时候聪明有时候犯傻。
  “一定是这样了,王大宝肯定犯傻了。”这一下子,陈文秀又后悔了,不应该答应嫁给王大宝的,这下怎么办啊,还没过门的,就要赔一千两出去,这以后日子咋过啊。
  “那好,开始赌吧。”
  张黑哈哈一笑,拿出一千两银票,想了想,他又拿出一张说道:“这样,我拿出两千两,要是我输了,两千两都归你,要是你输了,只要给我一千两,但要让陈小姐陪我喝一杯酒,怎样?”
  陈文秀面色一变:“休想。”
  王诚倒是道:“男人做事女人不要插嘴,我同意。”
  对于必胜的局,王诚自然无所谓。
  “王大宝,你混蛋。”
  陈文秀娇躯颤抖,这种事她以前也听说过很多,有些赌局男人输红了眼,会卖老婆女儿的。
  因为按照法律,身为一家之主的男人,无论是孩子还是老婆都是属于男人,男人要是卖老婆卖女儿,这是被允许的,只要签字画押,一切都按规章办事,没人能说什么。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可是陈家大小姐啊!
  “好一个男人做事女人不要插嘴,王少有胆色。”
  张黑竖起了大拇指,哈哈大乐,心中却是在骂王诚憨皮。
  陈文秀这女人他早就盯很久了,可惜陈家势力虽然不如他们,但也不算弱,他老爹几次叮嘱少招惹。
  但这次可是好机会啊,让陈文秀陪他喝一杯,这是简单的喝一杯吗?
  只要她喝了,就让她有来无回!
  “那行,我回去拿银子。”王诚说道。
  “不必了,你王少什么身份,我们还信不过你么?你要是输了签个欠条就行。”张黑笑说。
  论要债,他张黑在这里敢说第三,没人敢说第一。
  “多谢张少!”王诚说着,朝周边父老乡亲说道:“大家在此做个见证,我王大宝在此谢过。”
  所有人都看傻子似的看着王诚,他们都认为,王大宝肯定犯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