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胜利

  “你疯了?”
  看到姜浩放弃了和希瑞克之书的对抗,‘他’的另外一张面孔上出现了难以遏制的惊讶,一双幽黑的眼眸浮现出了不解,一时间全知之主暂缓了对姜浩的侵蚀,
  与神灵而言,被击杀、被侵蚀,其实都不是真正的死亡。
  神灵之所以号称永恒不朽,是因为神灵在多元宇宙里,是真正意义上的永恒不朽。
  当祂们死亡的时候,星界的大门就会敞开,将它们的神圣本质吸入到其中。
  虽然坠入星界的神灵会被追随而来的信仰污染,会受到星界强大规则的压制,无法传递神力,也无法联系信徒,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日积月累之下变成一座漂浮在银色大海中的浮岛,只能一步步的陷入到沉睡之中,思维陷入停滞。
  但这些都不是死亡,祂们还有回归的机会。
  只要汇聚足够多的信仰与神力,祂们就还能回到主位面之中,以俯览众生的神灵的姿态。
  可被希瑞克之书扭曲了就不一样。
  被扭曲的神灵会狂妄自大,会疯癫堕坠,会认为自己是至高唯一的真神。
  这个时候,这位神灵就是永久性的‘死亡’了。
  两种结果,祂怎么想,都觉得对方会选择被自己侵蚀,可结果却有点不太一样。
  “嗬嗬……,你在害怕我?害怕至高唯一的命运主宰?现在,我命令你,以诸神之王的名义命令你,立即给我跪下。”
  ‘姜浩’的脸上充斥着癫狂的笑容,哪怕是面对全知之主这样神灵等级19的伟大神力,他也用上了命令的语气。
  “你果然是疯了。”
  听到‘姜浩’的话,全知之主不含什么感情的说道,
  “但就算是你选择被希瑞克之书扭曲,也不会对最终的结果产生影响。”
  “充其量,只是更麻烦一点。”
  “大胆,竟然敢对诸神之王不敬。”
  听到全知之主的话,‘姜浩’勃然大怒。
  他身上的皮肤忽然爆炸开来,血肉里面,一颗颗大眼珠子从绽放的血肉中挤了出来,用恐怖的眼神看着四周。
  某种极度深邃古老的癫狂侵染了姜浩的每一缕意识,连带着侵蚀过来的全知之主的意识思绪都被这股癫狂渲染,呈现出疯狂的姿态。
  全知之主伸出手,抓住面前的书籍,翻开第一页,一段记录了历史的文字跳跃了出来,徐徐展开了一卷历史的画卷,包裹住姜浩。
  “呵呵……竟然用这种小手段来对付伟大的诸神之王,至高唯一的命运主宰。”
  ‘姜浩’身上的大眼珠子蠕动了起来,一缕缕低吟的窃笑声在虚空中响了起来,某种极度黑暗中的恐怖渗透进一段段的历史里面。
  这似乎承载了多元宇宙迄今为止所有历史的文字开始剧烈跳跃了起来,黑色的水墨颜色变得更加深沉黑暗,疯癫的声音像能自我复制的病毒,渲染了每一个历史的片段、每一个承载历史的文字。
  历史里面,刻录的人类、矮人、精灵等种族印象在窃笑中逐渐发生异变,成了某种形象扭曲、看一眼就觉得头晕目眩、反胃作呕的非正常审美生物。
  而与此同时,‘姜浩’身上的大眼珠子从血肉中脱落了下来。
  不,不能算脱离,因为这些大眼珠子和‘姜浩’的身体被一根根暗红的血色丝线连接着,这些像血管多过像神经的血色丝线不停的蠕动着,带动着大眼珠子也疯狂的乱舞了起来。
  看着‘姜浩’的动作,全知之主的身后浮现出了一双金色的眼眸。
  梦境之神珀斯。
  祂对着‘姜浩’编织了一段光怪陆离的梦境,把他拉扯到里面去。
  下一个瞬间,梦境里布满了类儿童尖细声音发出的窃窃私语,原本光怪陆离的梦境被扭曲成毫无逻辑、杂乱不堪的一段信息。
  而‘姜浩’顺势就挣脱了梦境的束缚。
  可他刚刚挣脱出来,全知之主的声音就传递了过来,
  “我怎样思考、必照样定义;我怎样定义,必照样实现……”
  “我说,疯狂只是暂时的,清醒才是最终的永恒!”
  骤然间,希瑞克之书对姜浩的影响力急速衰退,那些徘徊在他耳边,丝丝细细的窃窃之语变得细弱的几乎消失不见。
  希瑞克之书虽然是暗日希瑞克精心打造的神器,一出现就有把它的主人暗日搞疯狂的辉煌战绩。
  可面对全知之主这位神灵等级高达19的伟大神力,它在一瞬间就被压制了。
  随着疯狂消退,姜浩自身的意识重新占据了上风。
  他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是我赢了!”
  早在他即将晋升、却还没有晋升命运主宰的时候,他就借助命运长河,看遍了自己所有的未来。
  可几乎所有的未来,他的下场都是被全知之主侵蚀和取代,唯独只有一个未来,是他获胜的未来。
  为了迷惑全知之主,不让祂做出针对性的反应,姜浩并没有慢慢的谋划,以确保那个未来变成现实。
  而是选择直接晋升命运主宰,把全知之主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对自己的侵蚀上来,让他忽略掉一些细节上的东西。
  经过被侵蚀和被污染疯狂,无数未来中,唯一一个他获胜的未来终于要变成现实了。
  “麻烦了!”
  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全知之主脸上温和的笑容挂不住了。
  他幽深的双眸徒然暗沉了下来,以神圣庄严的声音宣告了起来,
  “我怎样思考、必照样定义;我怎样定义,必照样实现……”
  姜浩心念一动,沟通自己脑海里的黑色漩涡。
  “我说那流动的时空,必将永恒的凝固!”
  全知之主的‘全能’权柄发挥作用,无法想象的伟大力量冻结了一切时空。
  神殿里,雪木制亚廷琴的老人看着空无一神的命运之上,脸色阴沉了下来。
  祂顿了顿,然后步伐僵硬的离开了神殿,在走出神殿的刹那,这座无人知晓的神殿被从天而降的怒火彻底点燃,转瞬间就成了一堆灰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