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青衿现身

  一望无际的血海的焚烧。
  滔天的魔息在古境中弥漫。
  恐怖的黑暗正在一点一滴吞噬那一轮烈日骄阳。
  光明渐渐消失。
  黑暗即将临至。
  发现北长青突然停下了脚步,伫立在虚空之中,黑莲婆婆着急呐喊道:“你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上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北长青掏出一壶老酒,灌了一口,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若是今日老天爷非要我北长青死在这里,那也只能认命了。”
  “老前辈,我劝你也别瞎蹦达了,不如咱俩手拉手,共赴黄泉,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瞧着黑莲婆婆仍然不停的向上窜,北长青叹口气,笑道:“得,既然你还不想死,那我只好独自上路了,若是我今日战死在这里,你回头给我师父带个话,让他老人家别忘了给我报仇。”
  哗!
  血海暴涨。
  滔天的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翻滚的血海喷涌而上,北长青仍然没有动,将一壶老酒喝完之后,他瞧着脚下的血海,不知道下面是真的有什么万古老魔。
  如果有的话,他还真想见识见识。
  话又说回来。
  不见也不行啊。
  当然。
  北长青虽然嘴上说去赴死,但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他还没活够,又怎会去赴死。
  只是现在躲无可躲,逃无可逃,既然如此,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去面对。
  万古老魔固然可怕。
  北长青觉得自己也不是吃素的。
  就算打不过,这气势断然是不能输。
  咚——
  蓦然。
  一道钟声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来。
  钟声传来,宛如大雷天音,慑人心魄。
  浩浩荡荡的大佛之息仿若从天而降一般,
  钟声入耳之际,北长青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人当场就傻了。
  千缕思绪,亿万杂念皆被钟声震的烟消云散,脑海一片空白。
  咚——
  又一道钟声传来。
  原本被黑暗渐渐吞噬的大日又一点一滴恢复光明,滔天的魔息在浩荡佛息的压制下愈发微弱,翻滚的血海似若也渐渐平静下来。
  然。
  北长青的神志,也被第二道钟声震的模糊起来,意识也随之混乱,眼神之中的光华也开始消散。
  这一刻。
  北长青感觉整个古境都在扭曲,都在模糊。
  天不是天,地不是地。
  整个古境空间在他眼中都仿若在不断扭曲变化一样。
  咚——
  第三道钟声传来。
  北长青感觉自己的意识正在渐渐流逝,神魂仿若都在一点一滴的烟消云散。
  咚——
  钟声再次传来。
  北长青什么都不知道了。
  他感觉自己就像一缕空气,一抹尘埃一样就那么在天地间漂浮着,漂浮了很久很久……仿若经历了千秋万代一样,感觉越来越沧桑,越来越麻木……
  我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是死了吗?
  不知道。
  北长青什么也不知道。
  他就那么像一粒尘埃般在天地间漂浮着,寻找着。
  他不知道要寻找什么。
  他只知自己应该去寻找。
  他觉得自己丢了什么东西。
  他就这么找着。
  又找了很久很久,仿佛历经无数岁月一般,他继续寻找着……
  依旧不知道自己找什么,只知自己丢了很多东西……他要全部找回来……
  不知过了多久。
  他缓缓睁开眼睛。
  双眸空洞无神,神情呆滞。
  望了望天空。
  一轮大日高高悬挂。
  他望着,就这么望着,似乎不知道那一轮大日是什么。
  低头看了看,发现自己盘膝坐在荒漠之中。
  他望着荒漠,似乎也不知道这荒漠是什么。
  不!
  不是不知道。
  而是忘记了。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要去做什么?
  面对自言自语的哲学三连击。
  北长青什么也不知道。
  他忘记了。
  努力回忆着。
  空白的脑海中开始生出千缕思绪,亿万杂念……久违的记忆也渐渐回归。
  原来我叫北长青。
  我来自地球。
  看了一场流星雨,莫名其妙来到了这方世界。
  我先在大罗云州的玄天宗修行,第一次渡劫失败之后,被一个徐道临的家伙骗到了江下青州,拜入了无为派……
  三渡天劫,一步登天门筑成大地无上根基,虚空画乾坤,开出星空无上紫府,海上生明月,结出皓月无上金丹……
  菩提石,黑莲岛……
  神秘古境……一颗颗美味的火炎圣果,还有凶猛的古兽火麒麟……
  一望无际的荒漠,大难碑……
  翻滚的血海,滔天的魔息……
  想起来了。
  北长青终于想起来了。
  噌的一下,他站起身,神情惊慌的抬头看向半空,那一轮烈日骄阳仍然悬挂在当空,低头一看,依旧是一望无际的荒漠。
  发生了什么?
  大日不是正在被黑暗吞噬吗?
  血海呢?
  为何全部都消失了。
  难倒这一切都是幻觉?
  不!
  绝对不是幻觉。
  而是真实发生过。
  钟声!
  一定是钟声。
  北长青回忆着钟声响起之后,自己的思绪溃散,脑海空白,意识流逝……那感觉就像迷失了自我一样。
  “好恐怖的钟声!”
  北长青顿时感到后怕,他很庆幸自己迷失自我之后,没有放弃,不断的寻找,最终找回了自我。
  如若当时放弃的话,可能这辈子就成植物人了。
  仔细一想。
  钟声响起的时候,大日重现光明,血海平静,滔天的魔息亦被浩荡佛息压制下来。
  钟声从何而来?
  北长青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看见。
  内心暗暗猜测,不知是不是万古老魔被佛门高手镇压在这里。
  嗯?
  感觉到异样。
  北长青心念一动,祭出一把长剑。
  这是青衿圣女的冰清玉剑。
  就在刚才这把冰清玉剑突然变的异常活跃,不断的发出阵阵剑鸣。
  好家伙!
  不要告诉我青衿也在这方古镜。
  嗡——
  冰清玉剑颤动不止,绽放出耀眼的光华,嗖的一下,冰清玉剑化作一道剑芒冲了出去。
  北长青心下疑惑,跟了过去,发现冰清玉剑朝着黑莲婆婆飞了过去,飞到身旁,在其周身飞舞,发出阵阵愉悦的剑鸣。
  此刻。
  黑莲婆婆正盘膝坐在荒漠中。
  等等!
  不对!
  北长青定睛一看。
  黑莲婆婆虽然还是穿着一袭黑衣,但是脸却变了,先前,黑莲婆婆的脸如一张老树枯皮般满脸都是褶子,而现在的黑莲婆婆,却是拥有一张美艳至极的容颜,美艳的就像一朵在黑暗中盛开的娇艳玫瑰一样。
  望着如此美艳的黑莲婆婆,又看了看冰清玉剑在她的身边宛如一只精灵般翩翩起舞着。
  这一瞬间。
  北长青终于明白了。
  这他么的黑莲婆婆就是青衿圣女。
  青衿圣女就是黑莲婆婆。
  我草!
  北长青忍不住大骂了一声。
  先前在鎏金海域的时候,青衿圣女曾经说过她也在海域,而且正在闭关,然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
  北长青当时忙着封印古之遗迹的事情,倒也把青衿圣女给忘在了脑后。
  现在他才知道,在鎏金海域一直跟自己打交道的黑莲婆婆就是他么的青衿圣女。
  青衿圣女承认过她就是轮回转世之人。
  而黑莲婆婆明显已经轮回转世。
  这意味着前世的黑莲婆婆轮回转世之后,成了凌云圣地的圣女。
  觉醒前世记忆之后,青衿圣女可能又回到了鎏金海域,易容之后继续以黑莲婆婆的身份瞒天过海。
  这娘们儿倒是挺会玩啊,玩的还挺花。
  远处。
  黑莲婆婆也缓缓睁开眼睛,与北长青刚醒来时一样,双目空洞无神,就像一具没有自我意识的活死人一样。
  她看了看天空中的大日,又看了看一望无际的荒漠。
  足足过了许久,双目之中也开始渐渐闪烁起精光来。
  她望着对面的北长青,初看之下很陌生,看着看着,似乎渐渐想起了什么,说道:“发生了什么……血海呢,为何莫名消失了……”
  “钟声……是那道钟声……”
  想起钟声,黑莲婆婆亦是神情惊恐的站起身,说道:“刚才那钟声响起,我的意识渐渐迷失……险些找不回来,简直太了怕了!”
  “那钟声……应该是大佛天音,这片荒漠如果真有万古老魔的话,也一定是被大佛天音镇压在这里。”
  “大佛天音不会平白无故响起,这里定然有佛门圣地!”
  黑莲婆婆那张美艳至极的脸上,闪烁着惊喜的色彩,她看向北长青,笑道:“这一次我们真的有救了。”
  北长青沉默不语,面无表情的盯着北长青。
  “你怎么了?”
  黑莲婆婆谨慎的问道:“你的意识……该不会迷失了吧?”
  “托您老的福,还没有迷失,至少,暂时没有。”
  “那就好。”
  “我说……老!前!辈!”
  北长青盯着黑莲婆婆,说道:“你难倒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
  “不对劲儿?”
  黑莲婆婆疑惑不解,环顾周身,这才发现有一把剑在自己身边飞舞。
  这是什么?
  黑莲婆婆抬手间将剑握在手中,发现是自己的冰清玉剑之时,黑莲婆婆一下子僵住了,她知道,一定是迷失自我的时候,心神放松,故而与冰清玉剑产生了感应。
  旋即。
  她意识到什么,双手捧着脸摸了摸,知道自己的易容也因为心神放松,意识流逝,而失去功效,恢复了原来的容貌。
  她看了看北长青,或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不敢与北长青对视,张张嘴,欲言又止,神情之中透着一种尴尬。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