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4香 黑白吊坠

  墨轩的话,让山洞内的气氛变得压抑起来,苏凌风想要说句对不起,或者是安慰的话,但却没能开口。
  因为墨轩并没有流泪,也没有痛不欲生,有的只是愤怒和仇恨,以及颤抖的身体。
  这时,苏凌风上前来,只是拍了拍墨轩的肩膀。
  墨轩冷静了下来,当他转头看向苏凌风的时候,他震撼了!
  四目相对,墨轩瞬间读懂了对方的心意,分明是在说:兄弟,有我在呢,你的仇就是我的仇!
  这个时候,似乎不需要什么言语,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足够了!
  苏洪山点了点头,作为过来人,他深知墨轩此时的心情,以及最想做的事。
  但是,有些人,会把这种痛苦埋在心底,不会轻易显露出来。
  唯有那种复仇之心,他们会大声地喊出来,证明自己的决心和报复。
  墨轩,正是这样的人,他的成熟和稳重,已经超过了他的年龄,也许这和他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
  那种王者的气息,藏都藏不住!
  不过,墨轩竟然认苏凌风为少主,虽然表现得不是唯命是从,起码也算是足够的尊重。
  “风儿,你究竟是什么身份?”苏洪山看着眼前的两人,心中的好奇又增添了几分。
  “你的仇人,究竟是谁?”苏凌风终是开了口。
  “还能是谁,你见过的,那群猴孙。尤其是那个申屠,居然真的没有死,实力还强大了许多。
  尤其是那股令人恶心的黑暗气息,让人碰都不想碰。下次见到他,我非亲手宰了他不可。”墨轩皱着眉头,咬着牙说道。
  当初,墨轩受母亲之命,亲自去兽泽之林,寻找父亲的遗骸。
  为了得到妖兽的帮助,他答应带领它们进攻孤溪城,可是当他隐约感知到危险之后,却想要脱身,并劝说妖兽们停止进攻。
  之后,苏凌风为了救暗灵妖狐,和墨轩大战一场,也得到了父亲遗骸所化的吊坠。
  谁知,自从墨轩离开,申屠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两者相斗,最终却被跟他一起的,恐怖的持剑男子得了渔翁之利。
  持剑男子从背后刺穿申屠的心脏,正要斩杀重伤的墨轩之际,苏凌风出手……最终逼得持剑男子退走。
  这时,他们发现了申屠的尸体,竟然消失了。本来以为,他可能被别的妖兽趁机吃掉了。现在想来,真该亲手结果了他。
  “金岭蛊?!”
  苏凌风和灵儿同时惊呼道。
  “什么金岭蛊?”
  墨轩看着两人的表情,吃惊讶异,他知道金岭蛊,还是申屠一不小心说漏嘴的,说什么等我得到金岭蛊,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现在苏凌风和灵儿同时说出了金岭蛊,怎能不让他感到奇怪。
  于是,灵儿把兽泽之林遭遇瀑虎岩兽,以及金岭蛊的事,都详细地描述了一番。
  “难怪申屠敢给我叫板,原来是这样,很好很好!”
  墨轩听完之后,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心里暗爽道:
  “输了你一招半式,小爷难受得寝食难安,原来是金岭蛊帮你,这下我心里平衡多了。”
  “什么很好?该不会你被揍了吧?”苏凌风似乎明白了什么,出言‘嘲讽’道。
  “怎……怎么可能?!本王可是他们的主人,怎么可能被一个小喽啰打败,你想多啦!”墨轩极力狡辩道。
  “要不我让他说说实话?”
  这时,灵儿手中托着一团迷雾,随时准备让墨轩沉睡过去。
  “不要啊灵姐姐,看在我一眼就能认出你的份上,就饶了我这一回吧?!”
  墨轩当即认怂,他似乎对灵儿很是忌惮,宁可惹苏凌风,也不敢惹了灵儿。
  “我还奇怪呢,我都差点认不出你,你为何会一眼认出我来?”灵儿当即想起了什么,质问道。
  要知道,上次在兽泽之林,灵儿还没有化形,一直变幻成香儿,不,变幻成南宫晴雪的样子。
  可是这一次见面,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模样,但是,墨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这是我独特的能力,不能轻易说出来。”墨轩挺着胸脯,自豪地说道。
  “你敢不说?”
  灵儿说话间,迷雾已经遍布了周身,随时准备侵袭过来,若是被迷惑,那还不是什么都交代。
  墨轩立刻投降,赶忙说道:“说,我说还不行嘛。是这样的,我大地魔猿一族,能够识别魂力波动,不管你变幻成什么模样,魂力波动很难改变,所以呢……”
  “所以我虽然变幻了模样,但是魂力波动并没有改变,你就立刻认出了我?”灵儿接了话。
  墨轩点了点头。
  经过这一闹,气氛不再那么压抑,心情也舒畅了许多。
  “不过呢,我的父母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这时,墨轩珍而视之地拿出了两个吊坠,一黑一白,黑的自然是墨轩父亲的遗骸所化,那么,白的便是……墨轩母亲的所化了。
  “母亲告诉我,父亲的灵魂本源一直在沉睡,直到你将他唤醒,才能凝聚成这颗吊坠。
  原本,若是母亲炼化了吊坠,便可以重获新生。可是她拒绝了,她选择同样的方式,化成了白色的吊坠。
  母亲说,他们一定会一直守护者我!”
  墨轩说话间,灵儿的手已经伸了上去,白色的吊坠太漂亮了,她忍不住想拿来观摩。
  可是,墨轩直接将吊坠收了回来,根本不给她靠近的机会。
  “那你母亲有没有说,我的父母是什么人?他们又在哪里?”苏凌风激动地问道。
  原本,他想要跟墨轩回去,当面问这些问题,顺便感谢他们的护命之恩。
  可是没想到……
  “我问了,但是母亲只是告诉我,现在的你我实力太弱,知道太多没有任何好处,徒增烦恼而已。”
  墨轩摇了摇头,突然他眼前一亮,继续说道:
  “不过,母亲却说了一件趣事,说有人半夜梦游……掉进了粪坑……欢乐地游……”
  苏洪山和灵儿听言,笑得前俯后仰,根本停不下来!
  “你……”苏凌风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扑上去捂住了墨轩的嘴,说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你母亲给你说的?”
  “呜……呜呜……”
  墨轩示意他把手拿开,继续说道:
  “那是,我母亲已经通过吊坠,看透了你的过去,至于将来嘛,她只是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你胡说,我拿到吊坠的时候,那……那件事早就发生了,她怎么可能知道?!”苏凌风认真地质问,非要将这件事搞得一清二楚。
  “你不信?那好,母亲还说,在小孤山,你被苏云飞掉起来,还脱……光呜了呜……”
  墨轩为了让苏凌风相信,也真的是拼了,还没说完,就又被堵了嘴巴。
  当初在小孤山,苏云飞抓走了苏凌风,让他把灭魂瘴,也就是灵儿交出来,可是苏凌风不肯,于是便被扒/光了吊打。
  这件事,苏凌风谁都没有说过,灵儿当时在他识海里沉睡,所以不知道这事。回去之后,苏凌风更没有对苏洪山说起。
  所以,苏洪山和灵儿的表情有些怪异,也有些遗憾。
  怪异的是,扒/光了吊打这事,竟然在苏凌风身上发生了。要知道,这样的惩罚,一般不会有人用,会给孩子的心理上,留下不能求解的阴影。
  遗憾的是,他们还没到完整的‘故事’,真是有点意犹未尽。
  提起苏云飞,苏洪山的心头猛然一沉,这辈子,他最对不起的,便是自己的妻儿。可是这种痛,只能自己来承受。
  “你母亲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会知道这些?”
  苏凌风虽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但是还是忍不住问道,因为他对父母的消息,仍然没有死心。
  “呜……呜呜……”
  墨轩再次让苏凌风拿开手掌,但是后者怎肯轻易松手,自己两件最丢人的事,都被他说出去了,鬼知道还会不会说出别的什么事呢。
  得到墨轩的保证后,苏凌风终于松了手。
  “母亲的伟大,超过你的想象,她可是我大地魔猿一族,最有天赋的预言者,言人前世与过往,预人今生与将来……”
  墨轩提及自己的母亲,显得更为自豪。只是这时的他,哪里还有一丝的王者之风,完全就是一个爱显摆的孩子嘛。
  “她真的没有说一些,关于我父母的事?!”苏凌风再次确认道。
  “你不信我,我记得母亲还说过……”
  “好了,信你了,求你别说了。”
  苏凌风真的怕了,虽然他们都是自己信任的人,但是,这等糗事,还是自己知道就行了。
  “爷爷,你怎么了?”
  突然,苏凌风看到了苏洪山痛苦的表情,担忧道。
  “没事,偶尔会疼得难受,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苏洪山捂着断了的左臂,额头上滴着豆大的汗珠。
  “爷爷,您的手臂断了多久了?”
  这时,墨轩来到苏洪山的身前,询问道。
  “没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怎么,你有办法救治爷爷?”苏凌风激动地问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