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3:挑衅睡仙,神异文字(三更破万,打赏次数加更)

  犹豫了两秒。
  江若轩还是打消了亲自找去睡仙亭解决君老的想法。
  对方之所以逃去睡仙亭。
  恐怕也是料到他的考核目的地是去往留仙阁,因此刻意走相反道路避开。
  而睡仙又是出了名的惫懒,只要不打扰其休息睡觉,一般也不会表露出什么强烈的攻击欲望。
  昨天闹出的大动静都未必能引睡仙离开睡仙亭。
  故而君老去往睡仙亭,的确有极大希望保命。
  正常人即使追杀找过去,在睡仙亭那种地方,恐怕也不敢闹腾。
  “可惜,我不是正常人。
  不喜欢放虎归山,最喜欢斩草除根。”
  江若轩将【怒目金猿卡】换入卡仪之中,而后催动。
  “马比!”
  空气中充满暴躁的灵能漩涡,浑身充满腥臊气味儿和暴躁气息的怒目金猿陡然出现,下意识双臂举起就要捶打胸膛。
  江若轩直接伸手抓住了怒目金猿发泄的举动,瞪着那一双充满不耐又戒惧的竖瞳道。
  “昨天有个骂你屁股红的混蛋逃向了那边,亏你还是怒目金猿?
  我要是你,我就忍不了!”
  “呼哧呼哧!”
  怒目金猿瞬间双眼赤红,鼻孔大张喷出热气看向江若轩指向的山路方位,破口大骂。
  “马比马比!!”
  江若轩一脚踢过去,“快去锤死那个混蛋,别怂,你要是怂了,老子第一个看不起你!”
  “马比!!”
  怒目金猿又被江若轩踢了屁股,气炸了,浑身金毛都像是钢针般竖立,却又不敢向江若轩发火,一肚子火狂骂着冲向了去往睡仙亭的山路。
  嘭嘭嘭——
  山路被踩踏得山石崩碎。
  怒目金猿宛如要爆发的火山,红着眼直冲而上,莽得一批。
  “嘿。这种发怒起来就彻底失去理智的莽货,有时候真的很好用啊。”
  江若轩满意看着怒目金猿制造出的大动静。
  又看了看脚下不断“呜咽”着不敢冲向睡仙亭的丧尸犬,一脚就踹了过去。
  “怂狗!”
  变异黑魔导师亚里士多德怜悯看着远去的怒目金猿,已经预料到这种脑子一根筋的生物的结局。
  突然他尾椎一寒,发现江若轩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老黑。”江若轩咧嘴一笑。
  变异黑魔导师紧了紧手中的法杖,尽量佯装平静看向江若轩。
  “你就留在这里,山上如果有人冲下来,就干掉他,记得阴一点,偷偷提前施法。
  如果是睡仙被惊动了,你就立即撤退。
  当然,别朝我所在的位置撤退。”
  江若轩仔细交代道。
  变异黑魔导师内心稍松口气,躬身,“谨遵您的意愿!”
  虽然阴阴藏起来偷偷施法偷袭,并不是他身为法老的大气风范。
  但既然主人如此要求,那便破例一次。
  留下变异黑魔导师在山路旁的小树林蹲人后,江若轩便带狗独自上山,去往留仙阁以及碑阁。
  他现在已经算是深入了赤壁秘境内。
  途中一些危险的路段都已经历过了。
  接下来的路途,除了一个二赋堂,已并不算危险。
  在【卧底身份卡】的效果下,江若轩伪装成一个帅气的绿竹怪,快速前行。
  没多久,便看到山路前方出现的二赋堂。
  “汪汪呜——”
  在前面探路的丧尸犬惨叫一声,被尔二赋堂门口门户上飞出的一道黑影瞬杀。
  江若轩一惊。
  在上帝视角观察下,他看得清楚。
  刚刚那陡然干掉丧尸犬的黑影,分明就是二赋堂门口两侧对联上的一个字。
  “字都成精了?”
  江若轩嘀咕。
  不过想到赤壁秘境内最大的boss东之心魔,曾经便是身为古时大文豪。
  所写的诗词歌赋字画都发生了异变,内含非常强大的战技甚至特殊稀有的卡牌。
  那么一些古字成精,似乎也并不出人意料了。
  “只是二赋堂内的诗词歌赋包括对联,可都不是东坡先生所写的,而是古时瞻仰先生的后人所作。
  没想到秘境异变后,那些后人的字迹也都能有神异之处。”
  江若轩小心靠近过去。
  随时准备催动【狐之花嫁卡】以及【一夫当关卡】。
  赤壁秘境内的这些神异精怪的攻击非常诡异难测,稍有不慎就会中招。
  但有【一夫当关卡】,任何攻击都会转化为正面进攻,这恰恰是克制诡异攻势的方式。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江若轩一边走过去,一边配合手势默念咒语增强【卧底身份卡】的威能。
  顿时伪装成的绿竹怪形象更为栩栩如生,蹑手蹑脚走进二赋堂的大门。
  大门两侧那“古今往事千帆去,风月秋怀一笛知”的对联,始终没什么动静。
  一直到江若轩越过大门,也没什么危险发生。
  江若轩立即贴墙角穿过二赋堂,不敢贸然靠近堂中央。
  这二赋堂内虽然没有传奇生物,但据传因诗词歌赋异变影响,已变成非常可怕的诡异凶地。
  堂内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诗歌,都可能突然化为精怪攻击人。
  就在江若轩快要接近对面的拱门时,意志突然察觉到无比可怕的危险,汗毛“噌”地一下,全都竖起来。
  嗖——
  堂中央的一块木壁上所写的《前赤壁赋》陡然掠出一道散发可怕威压的字迹。
  那字迹只是一个“赤”字。
  字大如拳,豪迈俊逸,却又大气中蕴含肃杀,引动整个二赋堂都陡然气氛一变,空气凝结宛如块块铁板。
  “艹!这都能发现我?”
  江若轩几乎在刹那就感觉到无比强大的压力,全身骨骼都发出爆响,被迫直接退出了绿竹怪的伪装状态。
  在那瞬间他直接催动了【狐之花嫁卡】以及【十步瞬移卡】。
  一只披着喜庆红新娘装的狐狸陡然扑向掠来的“赤”字。
  无声无息之间。
  “赤”字当空一顿,肃杀之气蓦然削减了大半。
  而在那同时。
  江若轩的身影也已经消失在了二赋堂内。
  “赤”字失去目标,茫然在空中飞舞片刻,缩回《前赤壁赋》的木壁上,整个如火山爆发般的二赋堂又恢复了平静。
  “吁——”
  出了二赋堂范围处于青砖小道上的江若轩长吐口气,捏了把汗。
  凶险。
  赤壁秘境真的是太凶险了。
  刚刚要是真被那“赤”字击中,他肯定被动进入【钢铁之躯卡】的状态下。
  虽然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危险。
  但绝对也会引起整个二赋堂内的所有诗词歌赋发起袭击。
  到时传闻中的《前赤壁赋》以及《后赤壁赋》联合夹击,不知道他这个铁男会不会被打爆。
  不过此时,也已经摆脱险境了。
  “【狐之花嫁卡】的确是非常好用的卡牌啊。
  以我如今卓越级顶峰的意志力量。
  除非是传奇级生物,传奇以下几乎都要被这张卡影响。”
  江若轩摩挲着质地冰冷的卡仪,脸上露出笑容。
  刚刚那一枚从《前赤壁赋》中飞出的“赤”字显然是不具备传奇特性,被削弱了敌意,使得他从容逃脱。
  接下来只要不遭遇传奇,他依旧能从容而退。
  看向前方通往留仙阁的道路。
  江若轩正要走去,陡然却感应到怒目金猿已经死去,隐约还听到了怒吼声。
  他立即调整上帝视角。
  便看到三百多米外的睡仙亭陡然爆发出了一阵刺目璀璨的白光。
  那白光轰然爆开,像是太阳拨开山间耀眼的云彩,把刺目的白芒倾泻到周围的树木、建筑和山头上。
  那刺穿周围事物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辐射上百米范围,将一道已经掏逃到山路上的人影直接光解灭杀了。
  缓缓过了好半晌,那令人心中凛然的光芒才消失,天地都陡然安静了片刻,无数怪物噤声不敢冒头。
  一阵呼噜声此时才慢慢从睡仙亭内隐隐传出,随后变得若有若无,直到彻底消失。
  江若轩一直目睹到光芒消散,这才回过神来,眼神惊悸。
  “刚刚那就是睡仙的力量?好强的能量波动,达到了多少能级?”
  山道上藏匿的变异黑魔导师在心灵间与主人交流,“祂没有发挥太多的力量,但也已超越了5000。
  这并不是寻常的传奇,即使我最强的禁咒也无法抗衡,除非我晋升成真的法老魔法王。”
  “晋升成真的法老魔法王?”
  江若轩把握到关键词询问,“你还能晋升?怎么晋升?”
  “我也不知道。可能需要再次变异。”变异黑魔导师回应。
  “也就是还需要百炼了?百炼的确是可以令变异黑魔导师晋升,但成功率太低了。”
  江若轩暂时打消了念头。
  百炼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
  不知道以后通过打卡抽奖能否抽出。
  但那也是碰运气的事情。
  “刚刚被睡仙灭杀的应该就是那个君老了。
  牺牲一次怒目金猿就解决这个仇人,挺划算的。”
  江若轩正要命令变异黑魔导师去山道上,看看君老死亡的地方是否有没被摧毁的卡牌。
  突然变异黑魔导师提醒道,“那个人还没死。”
  “嗯?”
  江若轩也同时在上帝视角的观察下,捕捉到一只金色蝴蝶掠过山道,蝴蝶陡然化成了一道全身皮肤红肿起了水泡的人影狼狈落地。
  在落地的刹那,这人影便踉跄向山下逃窜。
  “抓住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